正廳級的他,常常半夜夢見自己被紀檢監察機關帶走而嚇出一身虛汗

7月12日,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刊發文章《觀察|4.2萬人主動投案彰顯治腐效能》。文章披露,今年已有40餘名省管及以上幹部投案自首,接受審查調查。

文章稱,雲南省文山壯族苗族自治州政協原黨組書記、主席黎家松“擔心問題暴露,經常夜不能寐,寢食難安,常常在半夜夢見自己被紀檢監察機關帶走而嚇出一身虛汗。”他坦陳自己主動投案的主要理由:害怕。

今年6月1日,據雲南省紀委監委消息,雲南省文山州政協主席黎家松涉嫌嚴重違紀違法,已投案自首,目前正在接受紀律審查和監察調查。

以下為文章全文:

7月8日晚,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發佈消息,北京師范大學黨委原書記劉川生涉嫌嚴重違紀違法,主動投案,目前正在接受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紀律審查和監察調查。簡歷顯示,劉川生今年已經超過70歲,卸任高校黨委書記近5年,其主動投案,引發強烈關註。

事實上,劉川生並不是今年第一個主動投案的中管幹部,在此之前,青海省人民檢察院檢察長蒙永山於今年6月被通報主動投案,接受審查調查。同時,記者梳理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審查調查通報發現,今年已有40餘名省管及以上幹部投案自首,接受審查調查。

數據顯示,黨的十九大以來,在懲治腐敗的震懾下,在黨的政策感召下,主動找黨組織找紀檢監察機關投案的有4.2萬人。違紀違法幹部選擇主動投案,彰顯著一體推進不敢腐、不能腐、不想腐形成疊加效應,反腐敗治理效能不斷提升。

在害怕與忐忑中他們最終選擇相信組織、主動投案

“我擔心問題暴露,經常夜不能寐,寢食難安,常常在半夜夢見自己被紀檢監察機關帶走而嚇出一身虛汗。”在近日播出的警示教育專題片《迷途抉擇》中,雲南省文山壯族苗族自治州政協原黨組書記、主席黎家松面對鏡頭,坦陳自己主動投案的主要理由:害怕。

從2001年12月到2020年5月,黎家松利用職務便利和影響力,先後收受下屬60多名部門領導和鄉鎮、黨政領導送的錢物,涉及文山州馬關縣、文山市的重要部門和鄉鎮,累計達300多萬元。

除收受下屬賄賂外,黎家松還心甘情願被老板們“圍獵”,由半推半就,到理所當然,再到主動索要,與他們沆瀣一氣,插手礦產資源開發、市政建設和房地產開發,利用職務便利為企業改制“開綠燈”,在市政工程建設中說情、打招呼,在房地產開發中為企業老板謀取不當利益。

膽子越來越大,受賄越來越多,但黎家松的心卻越來越忐忑。十九大以來,黨中央堅持“三不”一體推進,重遏制、強高壓、長震懾,力度不減,尺度不松,看到自己身邊違紀違法的人陸續被查處,黎家松惶惶不可終日。

2020年5月,在高壓震懾之下的黎家松,最終選擇主動投案,並交代了組織未掌握的違紀違法問題。經查,黎家松收受賄賂1228.5萬元人民幣、100萬元港幣、6萬美元、1500克黃金,涉嫌受賄犯罪。2020年10月,黎家松被開除黨籍、開除公職,犯罪問題被移送檢察機關依法審查起訴,所涉財物隨案移送。

記者了解到,在問題幹部主動投案中,“害怕”“相信組織”是很多主動投案者的真實想法。專題片中,面臨“迷途抉擇”的還有一位退休幹部。她是文山州政協原副主席陳曉華,2019年8月主動投案。

展開全文

1999年,陳曉華在任文山縣副縣長時,認識了不法商人唐修文。2001年,陳曉華想在昆明買房,唐修文主動示好,為陳曉華選好房子並支付房款。此後,唐修文又多次為陳曉華購房,陳曉華則為了規避組織審查,用假身份證辦理購買手續等。

天下沒有免費的午餐。2001年至2012年,陳曉華利用職務便利和影響力,為唐修文的公司獲取了8000餘萬元的政府補助資金,並在其向財政部門借款1.2億元過程中提供幫助,嚴重影響公平競爭原則,破壞了文山的營商環境。

直到案發,陳曉華的家人都不知道她收受不法商人房產的情況,但陳曉華騙不了自己,心理負擔越來越重。“貪腐始終像塊石頭一樣壓在心頭。思想上還是有包袱、有壓力,我決定主動投案自首,向組織坦白,我相信隻有組織能夠挽救我、幫助我。”陳曉華說。

無論是因為惶惶不可終日的害怕心理,還是認識到相信組織、依靠組織、說清問題才是正途,“問題幹部”主動投案背後的真正推力,是持續的反腐敗高壓態勢和政策感召。“隨著不敢腐、不能腐、不想腐一體推進不斷深化,違紀違法黨員幹部日益深刻認識到,拋棄僥幸心理,向組織如實交代問題、真誠認錯悔錯,才是唯一正確的出路。”辦案人員說。

主動投案趨勢進一步凸顯,政法系統問題幹部頻頻投案

主動投案並不局限於一地一域。分析今年以來通報的40餘名主動投案幹部可以發現,從工作領域來看,投案人員中既有黨政機關領導幹部,也有國企等單位管理人員;從年齡來看,既有在職幹部,也有已經離崗、退休人員。

值得關註的是,在今年以來主動投案的問題幹部中,政法系統幹部多次出現。比如,蒙永山主動投案的同一天,黑龍江省紀委監委發佈通報,黑龍江省佳木斯市人民檢察院原檢察長高偉利,主動投案,接受紀律審查和監察調查。

十九屆中央紀委五次全會在部署今年主要工作時,強調加大對政法系統腐敗懲治力度,嚴懲濫用職權、徇私枉法行為。各地紀檢監察機關結合正在開展的全國政法隊伍教育整頓,精準有力監督執紀執法,查處了河南省委常委、政法委書記甘榮坤,山西省副省長、省公安廳廳長劉新雲等中管幹部及一批基層政法“蛀蟲”,持續形成了高壓震懾。

在高壓震懾下,政法系統問題幹部投案時間呈現一定集中性。如今年5月,就有上海市浦東新區人民檢察院檢察長、黨組書記楊玉俊,廣東省雲浮市委常委、政法委書記黃天生,山東省委政法委副書記惠從冰等人主動投案,他們均在政法系統工作多年。此外,由於“違規幹預具體案件,為案件當事人請托說情”等違紀違法問題,主動投案的重慶市委政法委原副書記譚曉榮也於當月被通報開除黨籍和公職。

“主動投案這種現象是反腐敗高壓態勢下的必然結果,反映出黨中央堅決懲腐肅貪形成的高壓震懾,同時也體現出紀檢監察機關精準監督執紀執法,推動治理腐敗效能不斷提高。”中共中央黨校(國家行政學院)教授劉毅強表示。

堅持統籌運用紀法震懾和政策感召,推動問題幹部主動說明問題

“我是在參加單位警示教育活動後的第五天,選擇主動投案的。”今年4月,湖北省公安縣人民法院執行局執行員李某,在集中觀看警示教育片《鷹隼墜落》後,內心很受觸動,向縣紀委監委主動投案,交代了自己在案件執行過程中的違紀問題,積極配合組織調查。“看了教育片,我經常失眠,有‘三怕’心理:一怕開會,二怕辦公室敲門,三怕回家,怕紀委幹部把我帶走。”李某說。

5月11日,經公安縣紀委監委研究決定,給予李某留黨察看二年、政務撤職處分。“不止李某,縣紀委監委共收到9名政法機關幹部在接受教育後主動投案。”相關負責人告訴記者。

“通報反面典型,加強警示教育已經成為各地一體推進不敢腐、不能腐、不想腐的重要手段,‘用身邊事教育身邊人’的方法,在實際中體現了懲治震懾力、政策感召力、思想政治工作向心力,引導問題幹部拋棄僥幸心理。”中國社會科學院馬克思主義研究院副研究員田坤認為。

除了接受警示教育之後的主動投案越來越常見,問題幹部集中主動說明問題也值得關註。

5月17日,雲南省紀委監委發佈通報,昆明鋼鐵控股有限公司(昆明鋼鐵集團有限責任公司)黨委常委、副總經理董瑞章涉嫌嚴重違紀違法已主動投案,在此前一月,該公司的黨委常委、副總經理李平,副總經理和智君均已主動投案。不止如此,該企業另有25名管理人員主動向組織說明問題。

“28人主動投案或說明問題,是堅持統籌運用紀法震懾和政策感召的結果,也是一體推進‘三不’,推動該單位政治生態持續好轉的表現。”田坤說。

懲前毖後、治病救人,是我們黨的一貫方針。“問題幹部”主動投案,認真悔過悔錯者,受到從輕處理也是一個明顯特點。2月8日,雲南省紀委監委的一條消息引發關註,“雲南省廣播電視局原黨組成員、副局長渠志榮主動投案,積極配合紀律審查和監察調查,真誠悔過,相關涉案問題已查清。經研究,依法予以解除留置措施”。

對主動投案、如實交代問題的黨員幹部、公職人員,各級紀檢監察機關在查清問題後實事求是給予寬大處理,對涉嫌犯罪的也會依程序向司法機關提出從輕或減輕處罰的建議。此前主動投案的劉士餘、艾文禮、王鐵等最終受到從輕、減輕處理,釋放出強烈政策信號,讓犯錯誤的幹部相信組織、依靠組織,放下思想包袱,向組織坦白。

紀檢監察機關結合實際出臺制度,規范處理主動投案工作,嚴把程序關事實關政策關

“問題幹部主動投案不僅是反腐敗鬥爭取得壓倒性勝利的力證,也是政治生態持續好轉的重要體現。”在復旦大學國際關系與公共事務學院李輝看來,當越來越多的問題幹部選擇主動投案,就會形成一種示范效應。一個潛藏的腐敗分子,其周圍發生主動投案的情形越多時,其選擇主動投案的概率也會越高。

黨的十八大以來,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以堅定的政治決心,堅持“嚴”的主基調,堅持無禁區、全覆蓋、零容忍,堅持重遏制、強高壓、長震懾,懲治利劍高懸、監督天網嚴密、紀法紅線明晰,幹部思想覺悟逐漸提高。同時,在“三不”一體推進方針方略的綜合施治、標本兼治下,反腐敗體制機制更加成熟更加定型,制度優勢不斷轉化為治理效能。

“主動投案反映了中國反腐敗制度發展取得了切實的新成效,不僅是對腐敗分子形成了全方位的震懾效應,更重要的是逐漸起到觀念塑造的作用。”李輝認為。

值得註意的是,在主動投案的問題幹部中,有極少數人妄圖借主動投案、認罪悔過之名,行對抗調查之實,如雲南省曲靖市會澤縣林草局原副局長李炳輝搞“假投案”“說小不說大”,不如實向組織說清問題,江西省撫州市生態環境局原黨委書記、局長鄧長明在主動投案後,避重就輕,僅供述部分違紀違法事實,對其他問題隻字不提等。無一例外,這些“假投案”都受到了更為嚴厲的懲處。

主動投案案件社會關註度高,紀法銜接要求高,如何堅持實事求是、寬嚴相濟,精準規范穩妥處置主動投案,讓假投案、假認罪、假悔過者現出原形、無處遁形?2019年7月,中央紀委辦公廳印發《紀檢監察機關處理主動投案問題的規定(試行)》,進一步規范了紀檢監察機關在監督檢查、審查調查中對主動投案的認定和處理。從實踐來看,各地紀檢監察機關結合實際出臺相關制度,規范處理主動投案工作,嚴把程序關、事實關、政策關,避免投案變投機。各地紀委監委也結合實際出臺相關制度,規范處理主動投案工作,如河南、西藏、新疆等地都結合實際出臺了相關文件。

“在處置主動投案中,我們建立了集體研判、分類處理、快速處置機制,在查清違紀違法事實的基礎上,對於主動投案動機、時機、覺悟態度、如實供述、現實表現等因素進行綜合考量,做到精準規范穩妥處置。對於妄圖丟卒保車、轉移視線的假投案者嚴肅查處,避免投案變成投機。” 河南省開封市委常委,市紀委書記、監委主任盧志軍說。

迷途仍有選擇,相信組織,把自己徹底交給組織,主動向組織說清問題就是正道。越來越多的事實證明,犯錯誤幹部的唯一正確出路,就是懷著對黨紀國法的敬畏之心,主動向組織交代問題、認錯悔過。

來源: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